1. <form id='bia6ja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bia6ja'><sup id='bia6ja'><div id='bia6ja'><bdo id='bia6ja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【小小说】东江红棉
            2017-09-11 16:09:09
            赵淑伟
            • 访问次数: 11
            • 注册日期: 2017-08-14
            • 最后登录: 2018-03-02
            • 当前积分: 143

            【小小说】东江红棉

            文/赵淑伟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要不是无意中在被关押的小屋里,听到两个恶奴在外边的谈话,月娥还抱有一丝希望等着表哥有一天会回来接她。要不是一下子被那个悲痛欲绝的噩耗击中,她是不会答应嫁给恶霸郎老爷的。但条件是必须让她到江边祭奠表哥。


                江边的风寒冷且锋利,箭一般刺穿月娥单薄的秋衣,不,确切地说是刺穿了她那颗滴血的心。无雨自阴的天空,似乎也在同情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子。自幼娘去世得早,爹再娶后又匆匆离世。受尽后娘百般虐待的她,幸亏有前来寻亲的表哥陪伴,日子才有了盼头,心里才有了念想。可谁料狠心的后娘见财起意,把她卖给了恶霸郎老爷做小妾。月娥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又浮现那个不堪回首的一幕。


                那天月娥终于熬到掌灯时分,坐在床沿手捻衣角屏吸静听,忽然窗外传来三声猫叫,她喜出望外,拎起桌上的包袱蹑手蹑脚地开门来到院外,表哥明轩迅速的从树后窜出来拉住她的手转身就走。


                江边一条小船早就停在那儿等候了,是明轩预订好的。他拉着月娥准备上船,月娥踟蹰了一下,回过头朝着家的方向望了望,正要抬腿上船。这时听到身后不紧不慢的说话声:“月娥姑娘这是要上哪去啊”?月娥的脑袋嗡的一下像挨了一闷棍。还是名轩沉着一下子把月娥拉上船:“船家,快开船”。可是船家就像没听到一样,站在那里纹丝不动。“哈哈哈哈,你们倒是跑啊”?是恶霸郎老爷,身后跟着月娥的后娘李氏和一帮恶奴。“死丫头,竟敢背着我跟人私奔,”李氏翻着眼珠子指着月娥。看这情形是走不成了,明轩拱手作揖:“郎老爷,您大人有大量,放我和月娥走,他日我必结草衔环。”“呸!拐走我的女人我还能放过你,痴人说梦,想都别想”。郎老爷狠狠地吐一口。月娥双膝跪倒:“郎老爷,姨娘,你们放过我和表哥吧,来生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们的”。“谁要你的来生,我只要你的今生,给我带走”。郎老爷一挥手,上来几个膀大腰圆的恶奴要捆绑月娥和明轩。月娥站起身冷冷地说:“慢着,我可以跟你们回去,你们要先放我表哥走”。“月娥,我不走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”。“一起死,那可不行,月娥是要进我们郎家的祖坟,你算哪门子”,郎老爷阴阳怪气的说完给恶奴使了个眼色,几个恶奴连拖带拽的把明轩弄上船,小船飞一般的向大江深处划去。


               直到此时月娥才知道那是和表哥的最后诀别,她恨恶霸郎老爷,是他们拆散和表哥的大好姻缘,她恨那些丧心病狂的恶奴是怎样下得了手,害死表哥又抛尸江里的?她忽然感觉到这江水是那样的亲切,就像表哥用温柔的眼神在看着她。她俯下身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江水,心里默默的喊着,“表哥慢走,我来了”。忽然,她猛地站起身义无反顾地扑向了江里……


                第二年春暖花开时,月娥投江的地方长出了两棵树,两棵开着大朵大朵红红花朵的树,一棵粗壮的像个男子,一棵纤细的宛如少女。一起开花,一起坠落。对了,你猜的没错,是两株木棉树,就是那两株长在东江畔的木棉树。如果你沿着东湖西路的江堤散步,一准儿能看到他们静静的、相互守望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于2016年10月6日

            沙发
            2017-09-11 19:59:49
            王蔚
            • 访问次数: 38
            • 注册日期: 2017-07-25
            • 最后登录: 2018-04-19
            • 当前积分: 310
            1/1
            论坛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