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bia6ja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bia6ja'><sup id='bia6ja'><div id='bia6ja'><bdo id='bia6ja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“西子杯”征联佳作综评

            2017-08-24 13:30:00
            楼立剑
            原创
            159
            【“西子杯”征联佳作综评】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天下西湖三十六,曾闻唯惠州媲美杭州。念坡老何幸,初识杭州西湖,复识惠州西湖,携朝云之手,啸咏于烟波之上,醉眠于丘壑之间,非神仙一等人物,安得此缘命!余识杭州西湖久矣,自知燕环不可类比,故不能妄以杭州推惠州也。如此,不见惠州,终是憾事。复闻有吟中七女者,约于梅红柳绿之时,联翩而至,湖波照影,把袂行吟,其景如何,其情如何,其诗复如何?尤添我心头之憾。今更闻子映女史出资,襄征联事,以纪当时盛况,余忝为评委,复嘱余为评语,乃有幸畅阅藻采,稍消我恨也!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联之佳者,不外工稳贴切新奇六字,而“切”字为先,非“切”无以言事,无以状景,无以表情。不然,纵有天花乱坠之语,总是无的发矢,功尽废。故选而优者,皆地有所在,景有所指,事有所实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察“切”之余,乃观“贴”否。西湖之景广矣,七女之行繁矣,善联者,善于飘渺众象中取一“意象”,此所谓“众里寻他”之时,如乱麻之百端,抽得意之一线,则能删繁就简,钩精提要,蹊径若成,洞天自开。若“东坡有觉”“七女频添新掌故”“湖美许同人美、水灵方得性灵”“证美人心迹”者,皆是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新奇”者,造句之谓,亦造境之谓也。每于网间阅诗联,初读甚爱之,复读则味寡,何哉?有笔底功夫,而乏句外功夫也。若“蛾眉集韵,缃帙最宜春月题”“倩影印堤,巧笑映波” “轻波摇倩影,焉和西子无缘”者,美则美矣,略失之纤巧。余作诗联,每苦于意不新,尤苦意新而词不达。故造境在于踏破铁鞋,偶然得之。或铁鞋踏破,终不得也。故“偶然”之境,不可强求。读“重山复岭”一联,颇觉工稳贴切,且能以小见大,窃拟擢第一。反复吟咏,乃知略缺跌宕转折之境也。仿佛人之登山,不到绝顶而折返,终不得扬眉吐气也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善联者作联,皆知对工为格律之要旨。初览入优众联,独喜“开卷已惊气象殊”。且看七女联袂成云,咳唾之间,诗泉如涌,把读之时,气象弥新。立足稳健,下笔清新,联语气脉通达,珠玉琳琅,余为之一见钟情者也。奈何“诗泉”“气象”对而不工,余有心放你出一头地,恐有人责我不知联也。呵呵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所谓评选者,不外乎“权衡”二字。“三十六宫女,髻鬟各如鸦。君王心所怜,独自不见瑕”。于是“丽景共名流”者,“脱颖忽作霹雳响”,众评委如获至宝矣。此联句式跌宕,一气呵成,上比联语不新而新,不奇而奇,盖以寻常语造非常境也。下比为赞颂,为期望,稍有拔高之嫌,然不可深责,尤不可妄下拔高之论,尚有九百九十九年可察之也!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快哉,惠州丽景良辰并在、名流美事纷呈。恨天不能谪我三年,而住惠州,而历此雅事也。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空空道人楼立剑谨识。
            免责声明

            本站部分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          法律顾问:广东凯扬律师事务所  朱俊龙

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           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